Dafabet888两队退出后的中甲出现了更大的悬念

4月13日,据《青岛日报》报道,青岛足球俱乐部已经作出了退出中国职业足球联赛的决定。目前,青岛足球俱乐部已经向青岛市足球管理中心,就俱乐部退出中国职业足球联赛的情况进行了说明。青岛俱乐部表示,2020-2021赛季,作为中超新军,青岛足球俱乐部在资金方面存在巨大缺口,加之前任股东历史遗留的民间借贷债务,让俱乐部背负沉重包袱,面临账户被封的困境,甚至对投资方黄海集团也产生了负面影响。

另一方面,征战中超的两个赛季正是新冠疫情常态化的两年,联赛长期的集中赛会制以及球队“中性名”的政策也让俱乐部的运营雪上加霜,多笔赞助款均未兑现,并最终致球队2021赛季不幸降级。

青岛俱乐部方面称,“结合俱乐部现阶段遭遇运营困难,已经无力支撑的实际情况,我们非常遗憾地作出了退出中国职业足球联赛的决定。下一步,俱乐部将会重点发展与支持青训与校园足球的工作。”

在中国足球陷入低谷的今天,一支非中超球队的退出,已不会泛起太多涟漪。然而对于支持岛城球迷来说,这却是一个永远的遗憾。2019赛季中甲联赛,青岛队以中甲冠军的身份冲入中超联赛,然而2020赛季和2021赛季,中超联赛都是以赛会制进行的,也就是说,青岛队球迷上一次在主场庆祝青岛队冲入中超之后,两年间都没有在主场看过青岛队的中超比赛。青岛队就这样告别中国足球职业联赛序列,不得不说是青岛足球的一大遗憾。

青岛足球俱乐部退出后,目前青岛市还有三家参加新赛季职业联赛的俱乐部,分别是青岛海牛(中甲)、青岛青春岛(中甲)和青岛红狮(中乙),就目前情况来看,在转会市场上频频出手的青岛海牛队,将有机会重塑青岛足球的壮志雄心。加上此前已经退出的贵州队,目前中甲联赛已经有两支球队告别职业足坛了。现在来看,尚无迹象表明随后还会有其他中甲球队退出联赛。按照以往的规则,现在应该是看谁来递补进入中甲的时候了。然而在这个时候,另一个悬念又产生了……

其实按照此前规则,在青岛队和贵州队相继退出后,上赛季从中甲降至中乙的北理工队和新疆天山雪豹队将重返中甲。不过目前有消息称,中国足协有了不再让中乙联赛球队递补到中甲联赛的打算,因为中国足协担心,如果一直这么递补下去,有些球队踢得再差也不会降级。有意思的是,在递补升级这方面,新疆天山雪豹队可以算是“递补升降机”了:2018赛季中甲联赛,新疆天山雪豹提前四轮降级,但2019赛季他们最终递补回归中甲;2019赛季,新疆天山雪豹保级成功;2020赛季,该队再次降级;2021赛季,他们又一次递补回归中甲;但2021赛季,新疆天山雪豹仅仅赢了一场比赛,早早就宣告降级。如今,这支球队又有了“起死回生”的机会,如果2022赛季新疆天山雪豹队再次递补晋级的话,这也将是他们在四个赛季中第三次递补回归中甲。

在这种尴尬现实况面前,中国足协确实有些犹豫了。一再递补,极可能会让一些球队在联赛中没有了进取心。因为,“只要球队能活着,迟早能递补”的躺平心态,会给中甲联赛带来极大伤害,对一些踏实投资、认真比赛的俱乐部也很不公平。不过,规矩就是规矩,说不递补就不递补也很不合适。目前,已经有四支中冠球队足协,要求中国足协恢复联赛递补机制,这四家俱乐部分别是淄博齐盛、绍兴上虞翼龙、珠海琴澳和宁夏人海溪。这四家俱乐部之所以,也是因为递补与自己的利益息息相关。因为除了中甲两队退出外,中乙的四川民足没有获得准入资格,厦门鹭岛则是宣布退出。如果进行递补的话,中乙有两支球队进入中甲、还有两支球队退出,那么就有四个进入下赛季中乙联赛的名额,等着这四支中冠球队去递补。

这四家俱乐部的理由也很充分:如果不进行递补,会“伤及诸多俱乐部及投资人投资足球的信心和决心”,造成“大批球员失业”、同时也会让“中国足球政策无延续性”。事实上,如果真要改变联赛的递补规则,中国足协的确需要提早公布相关计划。

当然,中国足协目前面对的最大问题,并不是中甲、中乙联赛是否应该联动递补问题。因为在疫情形势复杂的当下,中国各级职业联赛究竟何时开赛、在哪里进行都还都是未知数,所以,联赛是否保留递补机制的悬念如何破解,恐怕还要球迷们再耐心等上一阵子了。

Leave a Reply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:

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