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nu Close

我在美国俄亥俄州感受到祖国的温暖

庚子年春节,我没有回中国过年,而是在美国学校如常上课。那时新冠病毒在国内流行,美国方面颁布了相关入境限制措施,学校组织了为武汉捐款。

此后不到两个月,肆虐的病毒就在美国突破了防线,我对国内疫情的担忧很快转移到自己身边。3月初,我所在的俄亥俄州开始实施应急措施,当时,全州的确诊人数为零。接下来的事态发展犹如按下了快进键:3月9日检测到首例输入性病例,全州进入紧急状态;接着,所有学校启动网络授课,室内体育比赛禁止观众观看;3月15日,餐馆和酒吧停止堂食服务;3月22日,州政府正式发布“居家令”。在我看来,俄亥俄州是全美范围内对疫情反应相对迅速的地区之一,截至4月下旬,未出现医疗系统过载瘫痪的现象。

我留学的项目属于中美合作办学,受中美两边学校的共同管理。学业方面,美方学校利用zooming进行了一个半月的网络授课,期末考试的内容也提前确定。校方行政部门为了确保回国的留学生顺利听课和考试,把每节课都录制好并上传到专门的网站,考试前也会一一通过微信确认学生是否可以如期参加。生活方面,学校为我们联系了免费送货上门服务,并及时通知防疫相关政策。

随着疫情发展,到3月中旬,口罩和洗手液等一度断货;4月初,各大超市的线上送货服务出现了食品和生活用品短缺,好在店内购物大部分未受影响,只要有汽车,基本的生活物资采买还是方便的。总体来说,美方学校在疫情期间给我们提供了尽可能的支持。

3月中旬即网络授课开始普及时,我和朋友购买的回国机票被陆续取消。我原本买了4月初从俄亥俄州飞夏威夷再中转韩国的回国机票,后来,韩国飞回国内的机票也因为疫情而取消,直飞国内航班的票价迅速从原来的3000多元上涨到两万元左右。我的一位同学狠心买了两万元的直飞票,后来也被取消。我注意到,如果中转国家是日韩等疫情严重地区,票价大约为4000元左右,但大部分地区需要签证才可转机。鉴于在美国疫情加重的情况下去其他城市办签证风险太高,大部分同学选择了留下,我认识的所有中国留学生都按部就班地在住所避疫,尽量减少外出。

我的宿舍临近克利夫兰市的一条主干道,打开窗户就能看到总统墓地公园。“居家令”刚实行时,路上的车流量明显下降,但4月中旬后逐渐增多,公园里也时常有健身、跑步的人。附近的超市提供免费的消毒液供客人们给购物车消毒,但就我观察,近半数的当地人依旧不戴口罩。美国疫情进入暴发期后,每天的新增病例超过两万人,加上回国航班锐减,让今年5月毕业的同学们不得不惦记签证问题——大部分毕业生的学生身份在毕业当天到期失效,之后最多可以在美国停留60天。换言之,很多今年毕业的留学生面临被迫“黑”在美国的风险。我们现在只能期待美国的疫情尽快得到控制,飞往国内的航班有所增加。

令人欣慰的是,4月20日我们收到了国内发来的健康包,内含20个一次性口罩、两个KN95口罩、5包消毒湿巾和2盒连花清瘟胶囊。袋子是鲜艳的中国红,上面印着心形的五星图案,感觉可爱而温暖。因为在美国买不到中药,大家都十分珍惜那两盒连花清瘟胶囊。

面对停工带来的经济压力,美国民众颇为不满,大部分州迫于压力,决定从5月起逐步复工。美国并没有统一的官方网站公布疫情数据,但可以确定的是,疫情拐点尚未出现,抗击疫情的战斗在美国远未结束。如果新冠肺炎得不到有效控制,美国的经济将持续遭受负面影响。

现在回头看看,早期检测条件严苛、隔离措施不彻底不严格、政府宣传力度不到位,在疫情暴发初期对PPE(个人防护装备)的不屑一顾……导致美国后来成为全世界确诊人数最多的国家,患者以百万计。个人觉得整体而言,美国政府和民众至今对这场疫情都没有产生严重的紧迫感,政府在大笔“撒钱”,民众仍然在意工作和“出行自由”。我始终认为,生命权高于一切其他权利。无论就过程还是结果来看,中国的抗疫策略都是正确的。

作者是西南政法大学与美国凯斯西储大学法学项目留学生。西南政法大学全球新闻与传播学院教师孙力舟对本文亦有贡献。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sinoread.com/,NBA波特兰开拓者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